丝瓜色版app

.630shu.co,最快更新龙王之我是至尊最新章节!

天眼族人受二郎真君的祖训,受人滴水之恩,必将涌泉相报。

冰蝶想请天眼族先知为地狱蝶妖效命。

他其实并不情愿。

但恩情所在,又容不得他拒绝,这才勉强同意了下来。

“灭顶之灾?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主人蝶妖大人可是阴天子麾下的得力助手,敢灭她,这不是不给阴天子面子吗?

冥界谁敢不给阴天子面子?”

冰蝶惊呼,她难以置信,到底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其实我也一直好奇那个少年是谁,可经过我的推演,我已经有九成的把握知道他是谁了。”

天眼族先知缓缓开口。

清纯美女舒展眉眼高清外拍图片

冥界能无视阴天子的面子,从古至今也只有一人而已,那就是龙皇鬼帝。

二十年前困龙深渊那一战,看来并没有将龙皇鬼帝的神魂灭掉。

如今龙皇鬼帝回来报仇了。

龙皇一怒,天地都要震动,阴天子根本无法阻止,除非他跟龙皇鬼帝战斗。

但阴天子敢吗?

当年阴天子与龙皇鬼帝比了一场剑术,却被龙皇鬼帝轻松打败。

那一次,龙皇鬼帝多了一个剑道至尊的称号,别人都以为是阴天子故意输的。

但先知可知道,阴天子掌管冥界,自尊心何其高傲?又岂能甘心输给一个鬼帝?

所以那不是他故意输的,而是他的剑术真的不如龙皇鬼帝。

而且,从之前给地狱蝶妖预测未来的时候,那个被天雷劈中的男子说了一句话,居然可以让少年觉醒如此可怕的力量,更是说明,捉鬼龙王的本身力量,可能早就可以达到了鬼神。

如此可怕的男人,真的是无人能挡。

“您知道他是谁?那、那快点告诉我,我好把那个家伙的事情汇报给蝶妖大人。

让蝶妖大人在他没有觉醒力量之前,杀了他!”

冰蝶双眼一亮,兴奋的叫道。

上次出发带捉鬼龙王回冰域的任务,她失败了,在众多手下之中,她感觉很没有面子。

连水蝶都经常拿这件事情来嘲笑她。

所以这次怎么也得将功补过。

“抱歉,他是谁,我不能说。”

“为什么?”

冰蝶眼睛睁的滚圆,大声叫道:

“难道要看着我们遭受那个家伙的灭顶之灾吗?

别忘了,可是我救的,得报恩!”

“确实救过我,但即便不相救,我也死不掉。

而且,我为了报恩,已经损失了一条手臂以及半条老命,这恩已经报够了!”

冰蝶的话说的很难听,天眼族先知听后非常伤心。

自己为了蝶妖宫的人,付出的可比对方相救的要多太多了。

结果对方还不满意。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冰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当即下跪,道歉道:

“先知,刚才我是心急,说了不该说的话,请您原谅,我是真的想知道那个家伙是谁。

我们与他无冤无仇,这样死在那个男人的手中,也太冤了!”

“无冤无仇?这可说不定!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一切都有因果关系。

我确实很想把那个男人的名字告诉给们。

但我只要开口,便会降下天道之雷,上次的天雷就已经让我濒临死亡的边缘。

如果不是我身上有二郎真君的神识守护,早死无数次了。

要是这次的天雷,再打下来,整个蝶妖宫都会葬身于雷海之中。

所以我不说,也是为了大家好。”

天眼族先知一想到那赤红级别的天道之雷,就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一般的鬼神也扛不住那种天道之雷的攻击啊!

冰蝶瘫在了地上,自己的未来被下了死刑,这种感觉真的太恐怖了。

未来看不到希望,现在她内心一片冰凉。

“唉,看在咱们缘分一场,我指给一条生路吧,如果我没有记错,有一个远亲在噬杀鬼帝那里当鬼将。

去找他,让他告诉噬杀鬼帝,一定要助蝶妖完成聚集序列天骄的任务。

只有抢到真天书,这些劫难才有百分之十的希望化解,切记!”

说完,天眼族先知闭上了眼睛,他刚才说那些话已经耗费了大量的精力,此刻已经完没有一丝力气去说话了。

冰蝶知道天眼族先知不会说谎,便点点头,这是她唯一活命的机会,所以一定要去做到这一步。

时间飞逝。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两天。

林天佑等人已经从深渊地带出来。

因为要去抢天书,所以没有回龙鳞城,由右龙卫带路,转道朝天子峰方向而去。

此刻正值冥界的凌晨时分,一行五人漫步在山道之上,此地树林很多,路也比较偏僻,几乎都看不到来往的鬼族。

但即便是这样,一心想当好鬼仆的龙山、还是察觉到前方有一道身影正快速的向这边冲来。

不仅如此,那人身后还有几道魂力不错的鬼族追赶。

“主人,前面有杂碎挡路,为了不让他们冲撞到您,我将他们部杀了吧!”

龙山开口问道。

那些人不知好歹,捉鬼龙王在这里走路,也敢横冲直撞?活腻了!

“没招惹本少,就不用理会!”

林天佑摇头。

他感知魂力的能力比龙山强出好多倍,知道前方跑的是一个女人,魂力很低,只有几万道而已。

在这种遍地魂力都处在上百万以上的冥界区域,真的跟一只蚂蚁一样弱小。

毕竟这里已经算是一、二线城池的地界,平均魂力都在一百万以上。

区区几万魂力的鬼族,只有被奴役的份。

除非在下级城池,还能活的下去。

砰!

女人身后的追兵已经赶到,一掌将其拍飞。

她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贱女人,还敢跑?如果不是督统看漂亮,不准我们杀,早不知道死多少遍了,现在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回去。

好好伺候好督统,别再去想的那个胖子老公了,他自身都难保!”

那名长着鹰勾鼻子的鬼兵一脸哼道。

女人似乎绝望了,她趴在地上,双手双脚齐用,仍然不肯就范。

当她抬起看向林天佑的时候,明显一愣,有些惊讶。

而后惊讶变成了惊喜,她大声叫道:

“林少,林少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