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免费香蕉app二维码

从拜天宗相交好友口中得到建言的那几名天宫弟子最后却并没有直接返回,而是在离开拜天宗之后便进入神界开始了游历,随后更是找人前往天宫对那些与自己交好的师兄弟传信说了自己拜天宗一行的收获,就此在仇道与南宫瀚海离开之前便再未回过天宫。

原因自然无他,毕竟如果是单纯切磋即便败了也算不得丢人,这些事情对他们而言倒算不得什么,但如果对方是那种可以丢下脸面做出比自己更扯淡的事情之人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打又打不过,玩阴的更不是对手,再跟丫打那根本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白痴才会干咧!

因此在那几名天宫弟子将从拜天宗传回去之后天宫几乎立刻就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离宗游历神界的行动,乃至就连那些向来都懒得离开天宫的弟子也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离去。

其中尤数道主境与半步化天境弟子居多,毕竟相较于其他境界的弟子而言,他们才是仇道与南宫瀚海的主要目标。

同样的也有着很多数年乃至数十年都不曾返回天宫的弟子在听说宗门中突然蹦出来了这么两个下宗妖孽,随之便在好奇心被勾起之后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返回宗门,而这也就导致了后续演武场上彼此碰撞更加趋近于白热化阶段。

然而令那一众天宫弟子失望的却是最终仇道与南宫瀚海从头到尾都未逢一败,最多也就是打个势均力敌,但只要双方拿出各自底牌,无论仇道还是南宫瀚海全都能以各种方式将对方击败。

纵观天宫自创建以来直至今日,都未曾出现过如此这般让天宫弟子抬不起头的光景。

要知道在以往情况下即便其他宗门能够偶尔出现两三个资质超绝的弟子,但在天宫诸多天才弟子手中却也罕有能讨到什么便宜的情况,最多也就是同那些第二阶梯的天骄弟子打个有来有回,更上一层几乎连想都不敢想。

然而仇道与南宫瀚海的出现却是将这一惯例无情的打破了,第二阶梯的自不必说,乃至就连赵无极在内的第一阶梯的天骄也都尽数败在了两人手中。

直至最后,还未曾与仇道真正动过手的便只有天命天英以及天运这三位当代天宫首席弟子了。

然而就在一众天宫弟子准备暗中请求天命三人出手的档口,在宫主洛镇和大长老轮回不出之时可称之为天宫最高掌权者的二长老与三长老同时自无天魔窟内走出,随之更是对发出了一个令所有天宫弟子都措手不及的通告。

裴紫绮舞台风写真曝光

与拜天宗仇道南宫瀚海二人交手过程中,天宫三大首席禁止出手,如若不然,逐出天宫!

对于这代表了天宫宫主与大长老这两大脉系的实权人物联名发出的通告,天宫弟子怎么可能违抗,虽说对此早有预料的天命天运乐得去看这场热闹,但其他的弟子却全都委屈无比的转身去找各自师尊诉起了苦。

不过最后无一例外的却是这些弟子全都被他们的师尊给拿着神铁棍给揍了回去,而他们师尊给出的说法更是几乎完全相同。

“一个个没用的废物点心,真以为我们天宫是神界的无上势力们便能高高在上俯视所有神界天骄了么?如们这般故步自封只懂得原地踏步的东西怎么可能是人家的对手,打不过竟然还有脸回来找老子(老娘),真以为我们的脸就不是脸了吗?”

“全都给我滚回去和那两个小王八蛋拼命,打不过就别回来,等出去了更别说们是天宫弟子,我们天宫丢不起这个人!”

一时之间,在仇道南宫瀚海与天宫众多弟子背后师尊的强压下,天宫在离宗游历之后再度掀起了一阵疯狂无比的修炼热潮,而这些人的目的也非常简单,那就是把仇道与南宫瀚海踩在脚下,然后对这两个混账王八蛋做出他们的招牌动作。

he~tui~!

虽然最后这些弟子全都无一例外被仇道与南宫瀚海揍成了猪头,但他们的实力却也在同步飞速提升着。

而更让仇道与南宫瀚海意料不到的是他们竟然也得到了二长老与三长老的暗中传信。

两位天尊对他们给出的要求非常简单,那就是狠狠的揍这帮天宫弟子,而且每打败二十人他们便能在天宫的无数藏品之中挑选出心仪的宝物,其中不乏有威能强大的道法武技,乃至就连那些放眼神界也都属于瑰宝一级的仙材神料也都比比皆是。

这完全就是他们两个意想不到的收获,毕竟在仇道原本的打算中,他们是想以这种挑战天宫所有弟子为噱头的表象和天宫之中的那些傀儡师接触,并且在拆掉对方的战傀同时于暗中将那被云逸抹去气息存在的黑风神元打入其中,以此来为接下来的行动做铺垫。

没成想天宫二长老与三长老这两大天尊竟然因此生出了借他二人之手为天宫练兵的念头,这完全就是屎壳郎见臭虫——臭味相投嘛!

因此在得到了天宫高层的暗中授意之下,如同打了鸡血般愈加来劲的仇道与南宫瀚海也随之真正对他们的猎物露出了属于自己的獠牙。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中,天宫的所有傀儡师开始了他们的噩梦,因为在仇道某一天处理完自己的所有对手之后突发奇想的又蹦出来了个扯淡无比的计划。

“我准备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专挑傀儡一脉的师兄弟与师姐妹们切磋,以防们对战傀的掌控程度下降,等这边切磋完了再找其他脉系的师兄弟,所以还请诸位都提前做好准备,毕竟要是一个不小心打坏了谁的话,师弟这里也是会非常内疚的!”

然后南宫瀚海这边也随之冒出了一句让傀儡一脉弟子更加崩溃的话,“这个想法不错,所以我明天也开始挑战傀儡一脉的诸位师兄,还请先行做好准备,对了,战傀尽量做得坚固一些,省得到时候还没用力就碎了!”

这一天,所有准备连夜离宗跑路的傀儡一脉弟子全都被各自师尊拿着神铁棍给堵了回去,也正是这一天,所有傀儡一脉的弟子全都眼含两泡热泪的开始了对手中傀儡近乎惨无人道的加固改造。

翌日,在太阳刚刚从一夜的沉眠中苏醒过来的时候,那沐浴着和煦阳光的仇道便满脸灿烂笑容的站在了傀儡一脉的大殿门前,而在他身后站着的则是天宫各大修炼派系的弟子。

这些天宫弟子的眼神复杂无比,其中有着感同身受的怜悯,有着幸好不是我的庆幸,也有着对于接下来这两个混蛋玩意儿会不会选中自己派系的担心,唯独没有对傀儡一脉是否能够战胜仇道的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