叼嘿软件破解版下载

“慕大哥!”

一声轻唤,唤回了慕君吾的思绪。

花柔一手拿着草兔子,一手拿着草蚂蚱,献宝一样地立在慕君吾的面前:“慕大哥!你想什么呢?怎么不理我?”

“没什么。”他随口编了个理由:“只是觉得你这编法挺有意思。”

“编法都是我娘教我的,你看像不像?”

慕君吾伸手把草兔子抓在手里,唐六两也把花柔手里剩下的草蚂蚱拿了过去。

“编得还挺像的嘛!诶,花柔你会做鞋子吗?”

“鞋子?我会啊!”花柔错愕地看向唐六两的脚:“你需要鞋子吗?”

“不是我需要,是寂哥需要,我看他今天老盯着别人的鞋子看,就想送他一双,可我又不会做,要不你教教我呗!”

慕君吾闻言有一秒的恍神,手中的草兔子也转了个圈。

“教你多麻烦,我帮你做一双就是了,只是我需要知道他穿多大的鞋子。”

“这个好办,我回头拿他的鞋子来给你量量。”唐六两说着晃了晃手里的草蚂蚱:“花柔你还会编其他的动物吗?”

笑容明媚的姑娘

“我只会这两种。”

“别的我会!我可以教你!”

“这个你也会?”花柔有一点小小的郁闷:原来我会的东西大家都会啊……

“多稀罕啊!我告诉你,当初我和寂哥流落街头,每天靠乞讨生活,遇上善心的有钱人家姑娘,我就编点小动物给她,人家一高兴,下回还给我舍钱舍吃的。”

“你以前靠乞讨生活?”花柔的神情陡然变得关切起来:“你没有家吗?”

“家?”唐六两不屑似得撇嘴道:“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在一路的跑,带着雪花的风往嘴里灌,好冷的。后来爹娘死在路上,我就成了一个乞丐,家是什么样子我可不知道。”

花柔听到六两的爹娘死了,一下子眼圈就红了:“那你一定吃了很多苦。”

“还好吧,有了寂哥之后,无论什么事,我们两个都一起面对,倒也没多苦,很多时候都是寂哥把人家揍到哭……”

“这么说,唐寂师兄也是乞丐?”

“对啊,我们都是乞丐,父母双亡的乞丐,你呢?你和慕师弟是……

花柔眼眶里泪珠在转:”我父母也……没了。“

话一出口,她藏在心底、憋在心间太久的痛苦不可抑制的爆发了出来。

她蹲地埋头恸哭,像是要把所有的悲伤都变成眼泪哭个干净,这变化把问话的唐六两给整得不知所措,也把慕君吾的心哭得不由自主揪扯起来。

失去,是什么滋味?

无家可归是怎样的酸楚,他都知道。

慕君吾看看花柔抽动的双肩,犹豫片刻,终是伸手在她肩头拍了一下:“死者已矣,你还有我。”

“对对!还有我,啊,还有寂哥!”唐六两大声说着,努力表达自己的关切。

花柔抬头,尽管泪流满面,但她的眼里不再只有悲伤,而是充满暖意和感激:“谢谢你们!”

“别客气啊!咱们可是兄弟啊!“唐六两说完赶紧改口:“啊不对,姐妹!不对不对,是兄妹,兄妹!”

花柔立时被逗得破涕为笑,由衷感言:“认识你们,真好。”

唐六两得意地笑。

慕君吾看着花柔,内心轻和:我也是。

唐六两此时突然转头看向慕君吾:“慕师弟,你呢?你……”

慕君吾头一扭,摆明了不理他。

唐六两一愣:“不愿意说就拉倒,我也就随口问问,主要是我觉得你这么厉害,父母也一定不是一般人。”

“再不一般又如何?”慕君吾的声音有着一份苍凉:“人死一捧黄土,终化白骨。”

花柔抹了一把眼泪:“慕大哥,不会你的父母也……”

“孑然一身,了无牵挂。”慕君吾仰头望天,孤独弥散。

唐六两闻言一手抓了慕君吾,一手抓了花柔,激动道:“哎呀!咱们几个都是没了爹娘的苦命人,来来来,干脆结拜成一家人得了。”

他说着就往地上跪,俨然这就要磕头结拜。

不料慕君吾袖子一转,从唐六两的手里脱离出来:“你很烦人。”

唐六两闻言不怒,反倒一脸笑容:“我不就是老找你比嘛,小气!要知道,我如果连你都赢不了,还怎么去赢祈王啊!”

慕君吾微挑眉梢,有些错愕地看着唐六两。

花柔此时叹了一口气:“又是祈王?真不知道你怎么就死盯上人家了。”

“这个说来话长……”

“那就改天说吧!”花柔并没什么兴趣地摆了摆手:“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师父说了,今晚要训话的。”

“我也回去了,吵。”

于是,花柔和慕君吾前后脚的直接走出竹林,唐六两则傻站在竹林里一脸不解之色地左顾右盼:“吵?哪儿吵?这里很安静啊!”

慕君吾身高腿长,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花柔的前面。

于是,花柔错开小半步跟在慕君吾的身后,走了没多久就抬头看着他的半张侧颜。

他长得可真好看呀!

花柔心里正在赞叹,不料慕君吾突然停步,她猝不及防撞到了他的身上,而后仓惶又害羞地笑着退了一步:“对不起,我……”

“你的帕子,刚才忘了还你。”慕君吾回身递过来帕子,对于相撞并没有什么反应。

花柔赶忙接住帕子,眼神怯怯地看了慕君吾一眼:“那个……”

慕君吾看着她,一动不动地等着她的问话。

“你……以后……还会让我……离你远点吗?”

她问得很小心,声音轻柔地似一只猫在叫。

慕君吾愣了一下,而后转了身,朝前走。

花柔看到慕君吾不回答自己,懊恼地捂上了脸颊,有些后悔,而此时慕君吾却将双臂背在身后:“走吧!”

他的声音很柔和,没有恼意,也没有凉意。

花柔看着慕君吾背在身后的双手,看着他那衣袖的飘荡,心里一痒,咬着牙上前两步一把抓上了衣袖。

“不管了,我们是一起进的唐门,以后就算你叫我离你远点,我也不会听的。”

她说完,有些心虚地瞄着他。

慕君吾并未停下脚步,而是嘴角轻轻地勾起,轻声道:“以后不要再问我这种没意义的问题。”

花柔眨眨眼:“嗯,知道了。”

落日的余晖下,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花柔紧紧地扯着慕君吾的衣袖,脸上是明媚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