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盒h破解版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射进房间,夏萧才眯着眼醒来。

在家中的这些天,夏萧总觉得自己变懒了,因为每天都睡懒觉。这样的氛围,甚至空气中的味道都是他喜欢的,想早起都难,现在恐怕又过巳时了。或许是在万灵谷中太累,三个月的疲倦,都压缩在这半个月里。可若是再不去宁神学院,夏萧都快忘了自己宁神学院学子的身份。不过还好,今日便要启程。

嗯~

拖长音的软糯声令夏萧肩膀撑在床头,扭头看睡姿规矩,正揉着眼睛的姑娘。她打了个哈切,睁眼时,夏萧正看着她。

低头,夏萧吻在舒霜额头。

“早安。”

舒霜修长的双臂环住夏萧的脖子,一阵甜蜜。

这些天,夏府接受不少忠臣的拜访,也主动前往苏家金家送礼还人情。夏萧和舒霜出入许多场合,每每介绍时,都被夏萧带上婚约一说。简单二字,倒令夏萧和舒霜的感情升温不少。

打开窗户,吸一口清晨微甜的空气,顿时沁入心脾。

两人一同洗漱,换衣穿鞋,最后到前屋去吃早茶。

这些天,整个夏府的节奏都慢,可无比恬静,异样美好。今日早餐丰富,吃完,这一桌人将各奔东西。

萧蓉满脸不舍,将亲手做的糕点再夹几块到五人碗中。这是她忙碌一早的结果,就是为了给自己的丈夫孩子尝些,好记得这味道。想再尝时,便该回家了!

黑色蕾丝的混搭

“到了北方,注意保暖,今早我又在你的行囊中添了些衣服。勾龙邦氏都是些蛮人,你得千万小心。”

“旭儿,你要帮父亲分忧,切不可鲁莽行事。还有,修行不能落下。”

“萧儿,你和舒霜去的地方最远。即便旭儿去北方,还在王朝中,你这一去,中间隔了冒险者的和平地带不说,还隔了群山峻岭。学院乃大荒公共之处,有南商帝国的人,也有射列南国的小辈,你切勿忘了谨慎交友。虽说是学院,可也危险,别被南商的人算计。”

萧蓉又唠叨起来,不过饭桌上的人皆没厌烦,而是满含笑意,听她继续道:

“荟月啊,我们走的时候给你父母道过平安了,要是你没别的事,就先留下吧,免得家里冷清。”

坐在桌上的荟月有点为难,夏萧还没开口,夏旭便说:

“娘,她都三个多月没回家了,还是让她回去吧!”

荟月笑说:

“阿姨,我恐怕真的要回去一趟,从来没离家这么久过。”

萧蓉连忙点头,不忘叮嘱。

“回荣城后,若是有困难,一定要给我们写信。让你拿些钱财,你也不要,但遇到事了,可千万不要自己撑着。”

荟月连连点头,可夏萧心里,还是惦记着那件事。那是他永远无法弥补的,对于一个女子而言,那个东西真的太重要。可在夏萧扭头,看荟月时,后者并没表现出任何伤心,似那事从未发生。她不想提起,夏萧也不再提了,就像母亲说的,等荟月有困难,他夏家肯定倾力相助。

幸亏国老院在过去半个月中被撤除,曾经的大长老姒不温地位一落千丈。若他还高高在上,夏萧恐怕会生出些杀意。

饭后,萧蓉和夏婉站在门口,目送五人上车。

一辆马车向北去,去王朝北境。一辆马车向西去,去西部荣城。还有一辆向东方,朝帝都中部的皇宫而去。

自离开这安静小街,他们便越走越远,步入凡尘,离开夏府这安静桃园,并不再有任何可交汇的点。

荟月坐在车里,忍着不打开车窗。

过去半个月中,她对夏府四周的路已很熟悉。估摸着,就算自己现在下车,也见不到夏萧了。荣城离龙岗很近,却离帝都很远,可她有时间。但夏萧下次回来,该是什么时候?四年,还是更长?

夏萧所要去的宁神学院,在荟月脑海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像山间道观般隐秘,并强者如云。但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荟月也不知道,她想象不出来。可那等超凡之地,足以配得上夏萧。

乘坐着的马车出了帝都西门,速度便更快。

荟月闭上眼,这趟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旅程,为她长了太多见识、以后不管见到怎样的场合,她都将比以往更冷静。可也失去了一些东西,人生自此不圆满。可认识夏萧,并随他来帝都,荟月不后悔!

曾有那么几个瞬间,荟月觉得自己和以前不同,甚至变得和夏萧一样,无比坚韧。实际上确实如此,她受益匪浅,将学着他的样子,面对这人世。

皇宫正殿前,夏萧偏头,望向城西之外。不知名的思念令夏萧心头回荡,他扭过头时,看姒易和三位教员缓缓走来。

姒易谈笑风生,走到殿前,扫视夏萧等三十六人。

台阶下,他们一一排列,虽不算整齐有序,可这些双手抱胸,或叉腰的青年才俊,都是他大夏的颜面!

见其来,三十六人弯腰行礼,等着圣上下令。

“诸位,大夏永远在你们身后。可此去四年,希望你们能长成参天大树,回来时荫护这方土地。”

三十六人年轻刚正,说定不负众望。随之方海结印,空中出现一巨大的空间裂缝。裂缝之中,乃深溟大海,一声悠长的鲸呼于空中扩散,震动整个皇宫。

大鲸游出契约空间,足有数百米长,通体碧蓝,一对鱼鳍犹如鸟翼。于空中搅动时如浮大海。

这等庞然大物像天空落下的云,方海三人掠上,三十六人紧随其后。

水行荒兽大多受地形束缚,难以在陆上行动自若,并展现出强悍的力量。可这大鲸身形轻盈,于空如在水中,令人不由好奇,它体内究竟隐含着怎样的元气,才能这般强横?

等上背时,夏萧才感受到那股磅礴。这大鲸如海,四周荡着水波。那是异常强横的元气,将其拖浮而起。若化作攻击,向夏萧他们打来,恐怕他们联手也挡不住一下。

姒易眼中,皇宫之外,许多家属抬头看天。只见大鲸浮起,融入云海,似一冲天大鹏。

姒塔和斯琴立着,眼中的大鲸逐渐变得渺小,心中各怀的事,却无限放大。

姒塔想着,夏萧归来时该有多么强大?斯琴却担心姒宁变了心。如果姒宁在学院里见到更为漂亮,更为温柔的女孩,会不会抛弃自己?

斯琴悔恨,她应该再努力些,追上姒宁的脚步。可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今后还将更远。她叮嘱过夏萧,让他帮自己看着姒宁,可真的有用吗?

鲸声如雷鸣,响彻云天,震碎云朵。这无数人向往的苍穹,此时在一阵失重感后,清晰的浮现在夏萧等人眼中。

看脚下,无比宽阔的帝都斟鄩已如一个方盒,四周平原只是一圆盘,其外一切都渺小无比,仿佛将领所用的沙盘地图。即便如此,夏萧他们也要行半日路,宁神学院所在的重重深山,在大夏王朝外的西南方向,其中隔山隔河,极为遥远。

夏萧并不厌倦凡尘,他自知自己没有佛的慧根,只是个有着七情六欲的人。因此,更喜欢这种藐视一切的感觉,像能将一切收入眼中。可有人喜爱有人愁,许多人看到这么高的场景,当即慌了神,坐在犹如岛屿的大鲸背部一动不动,只等着到达目的地。

若不是夏萧不止一次的和句芒上高空,现在也会恐惧。可他当前伸手,吹着风,极为享受。

除了舒霜,夏萧身边站来几人,分别是苏欢、姒清灵和姒宁。

夏萧之前在殿上那般威风,舒霜还是首个交卷者,其余人也想抱抱大腿,可总有些畏惧,最后保持距离。唯恐刻意靠拢,弄巧成拙。

“我们能分到一个班就好。”

姒清灵说时,双眼从未离开地面。那微薄的云下,是她父亲心系的大夏,也是她亲吻过的河川和平原。

“希望吧。”

夏萧声音极淡,这种事他们怎能自己做主?只能暗自祈祷。可若是一个班中敌人太多,恐怕难以抵御。初入学院的第一年,往往是多事之年。

将手中朴刀递给舒霜,夏萧说:

“在这等我,我去找趟教员。”

虽不懂为何,可舒霜极为听话,站在原地,看着夏萧走向川连。他还是为舒霜身份的事,他一日不清楚,便一日难安。

过去半个月中,夏萧没机会见到川连,每日的时间都花在夏府,或带着舒霜游走于帝都的每个童年角落。此时,他看向鲸头上的挺拔青年,跨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