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老二app安卓版下载

灰雅儿这样子让我神色微变了,我走过去问她怎么了,她“啊”了一声才回过神来,我再问了一句她怎么了?

灰雅儿犹豫了一下才道,“我刚才感觉下面那条龙好像在叫我,好像,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应错了……”

“那他还说什么没有?”我问。

灰雅儿摇头说没了,她都感觉自己可能听错了。

正在忙活的尹芳也听到了这句话,便是开口道,“那下面的真龙脉估计真的有几丝觉醒了,别理他就行了,他就是想脱困,我现在用风水阵调动他的龙气出来,让他的龙气滋养你们术门总部,这会让你们术门的发展更加快的。”

听尹芳这么说,我算是放心了,那真龙脉四肢被陨金环禁锢了,还有下面那么多兵俑压制,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再说了,那只尸猴也不会让与曹操相对应的那条真龙脉出问题的。

尹芳现在的风水造诣越来越高了,等她花了两个多小时将风水重新布置好之后,我隐约感觉刚才她说的那些无精打采的树木枝叶都有点无风自动的意思了,这算是让我再次见识到了风水玄术的神奇。

尹芳布置好之后,就与灰雅儿去她们上次睡觉的房间而去了。

而我通过山洞,回到了久违的木屋,打开灯,柔和的灯光照射下,我下意识,唐曼的房间门看去,也下意识的走了过去。

说实话,唐曼说不介意我去她房间看看,我真的有点想看的意思了。

闻着门缝里面冒出来的一股淡淡清香,不过,我手都摸到了门锁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进去,等唐曼回来再说吧。

红色吊带裙麻花辫子清纯美女冷色调背景写真

回到自己房间,好好的洗了一个澡,然后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一夜无事的醒了过来,做每天的功课呼吸吐纳。

七级算命师的境界说远也远,说不远也不远,但不管怎么样,不努力那自然别谈什么进阶的事了。

时间紧迫啊,我得争取赶快进阶才行,不然以现在的境界做什么事都是束手束脚的。

半个小时后,我从木屋里面走了出去,首先我打了一下电话,问了一下术门每家店铺的情况,另外那第四个阴气泄露点的酒店也可以差不多准备重新营业了。

打完这些电话之后,我给文雨打了一个电话,让她把卡号告诉我,我打钱给她,她听了之后轻笑一声说开玩笑的,我们平安回来就好了。

她比较关心唐曼,所以特意的问了一下唐曼的情况,我也说了一下,文雨才放心。

这么看来,唐曼如果愿意与人交往的话,她的人缘也是异常的好啊。

挂断电话后,我走了出去,当然我也让文雨继续的关注柳中庸的情况,以防出现什么另外的情况。

走出去后,外面尹芳与灰雅儿早就醒过来等我了,我以为尹芳准备回去,不过我出来之后,她就对我说她早上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我前世给我的那封信后面的晦涩的文字,她师傅有结果了,不过懂文字的那个人要亲自见我一下。

我听了这话自然惊喜异常了,忙着对尹芳说谢谢,她摇头说见到那个人再说吧,我点头。

稍微收拾了一下,我们三个就出了术门总部,还是尹芳开车,她说她师傅不在她们那个市区,而是去了和黑市差不多的地方,离这里不算太远,今天晚上可以到地方。

我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到了市区后我们先停下来吃点东西,然后才继续赶路,一路没有休息的到了晚上的时候,到了一个算是一个灵异类的市区,跟我们之前去过的鬼市黑市差不多,什么鬼,精怪,奇能异士都有,晚上人流才人声鼎沸的。

已经约好了地方,是一家特色酒楼,尹芳带我们上预订好的房间等候,说等会她师傅就带这个人过来。

我们是在二楼,所以我透过窗户朝下面看下去,看了一会没什么头绪之后,我就坐了下来,灰雅儿翻手拿出小果子给我吃,我接了下来,算是边吃边等。

我怀疑我再吃这种果子一段时间,可能让我很快的进入到七级算命师的境界的!

灰雅儿给尹芳几个,她摇头说上次给的还没吃完,不过我看了尹芳几眼,便是好奇的问她师傅有没有说这位懂那文字的人是谁。

尹芳摇头,“不太清楚,我师傅只是让我们过来这边等她就行了。”

“反正我们不急,就多等等呗。”灰雅儿道。

等了也有快一个小时了,尹芳的师傅我大致的看过她的面相,她是一个十分守时的人,应该不会让我们等这么久的。

我看着尹芳的脸看,也没说话,尹芳问我看什么,灰雅儿也一脸好奇的看着我。

“说个字。”我道。

尹芳自然瞬间明白我的意思了,她脱口就说出了一个晦涩的“晦”字出来。

我心中分析起来,瞬间神色一动,“我知道这个人一定要见我做什么了,而且,他在考我。”

说着我站了起来,尹芳与灰雅儿自然也跟着我一起站起来,灰雅儿问,“怎么考你?”

我道,“尹芳的师傅,我看过她的面相,原则性很强的一个人,也就是说让我们等的情况基本上不会发生,尹芳,我这么说对吗?”

尹芳点头,“对,我师傅的确是每次都很准时的,”

“那就对了,他们已经来了,不过不是在这家酒楼,让我想想,先出去再说。”

我这么一说,她们两个点头跟着我出去,不过刚打开门,她师傅就带着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灰雅儿与尹芳均是一愣,下意识看着我,似乎在问我,算错了?

我也愣住了。

我对她们点头,她们两个自然不动声色的又坐了下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我看着这中年人没有说话,这中年人我看不透,他看上去跟普通人差不多,一般中年人的打扮,也没多大的气质,但当我仔细想看的时候,就是看不透,诡异至极。

我也是疑惑不已,刚才尹芳说的那个晦涩的“晦”字,我分析出来的就是他人不在这里,但字算上又显示人已经到了,所以我才准备带灰雅儿与尹芳出去。

不过,他居然突然出现了,这让我心中暗惊了。

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他也是算命师,但这个可能微乎其微,我虽说只是六级算命师,但如果说“同行”多多少少也可以感觉出几分的,不是别的,就从他一些看人的细节我就可以看出来,但他没有我们算命师看人的样子。

第二个就是他刚才用什么特殊的手段掩盖了他的气息,比如封住了命门。

这些手段都可以让我算他“人不在这里”。

尹芳师傅坐了下来,也没有首先介绍的意思。

而这中年人自然也坐了下来,她首先看了灰雅儿几眼,以这人的本事,应该可以看出灰雅儿的精怪之躯的,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因为灰雅儿对他礼貌性的微笑。

这中年人将目光看着我道,“刚才你们出去做什么?”

他这么一问,我心中尴尬了,总不能说自己刚才自作聪明了吧?

那我这么说,他估计不会告诉我翻译的问文字了,毕竟我入不了他的眼,凭什么还告诉我呢?

只能心中暗自再将那个晦涩的“晦”字重新分析了一下,然后才道,“前辈见笑了,是前辈让我出去的啊!”

“我让你出去的?”中年人一愣,随即目光一凝了。

“对,毕竟前辈已经在这里等我们一天了,我们做晚辈的当然要主动的去迎接你了。”我不动声色的道。

“哦?一天?我有等你们一天?你们三个小娃娃也能让我等一天?”

中年人不以为然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似乎直接否定了我的话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