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美女直接app

♂? ,,

妙智和尚点了点头,“没错,已经三天三夜了,如果还打不开锁,主持非饿死不可。”

“嗯?”

猛然间,萧晨想到一个问题,脸色立刻变了,紧走两步,抓住妙智和尚的手,阴沉道,“的意思是,们动过这个五行阴阳锁?”

“是啊,无论我们怎么弄,都解不开啊,门还是紧闭着。”

妙智耸了耸肩头,无可奈何道。

“大胆。”萧晨大喝一声,“们的胆子可真够大,这把锁一旦拨到相应的位置,很可能就报废,这个机械门一直是紧闭着的,想让主持饿死在里面不成?”

“阿弥陀佛,实非我等本意,却是救人心切,没管那么多。”妙智和尚弓了弓身,一脸的后悔。

萧晨瘪了瘪嘴,面露难色。

奇门遁甲其实是一种预测学,是三大秘宝中的第一大秘书,又称帝王之学。

据传闻,就连地球的磁场都隐藏在奇门遁甲之中,历代的兵法大家,如姜太公、张良、诸葛亮……无一不是精通奇门遁甲的奇人异士。

若是放在古代,奇门遁甲多用于排兵布阵。

穿唯美碎花裙的清纯可爱幼美眉图片

近现代之后,慢慢的变为预测人事物,也算是占卜、算命的一种。

而这个五行阴阳锁,不仅囊括了奇门遁甲中的唯物主义预测学原理,还包含了古代的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和64卦太极阴阳图相结合,才成就了这种五行阴阳锁。

想要破解这种锁,本身就很难,更何况妙智和尚他们乱拨一气。

萧晨想再一次破解,就必须先进行逆推,还原到之前的位置之后,才能进行真正的破解,这无疑增加了难度和演算量。

他叹了口气,对妙智和尚等人很是无语,蹲在五行阴阳锁的旁边,定定的看着。

这把锁和罗盘有些相像,只是不同的是,这把锁的每个方位都能拨弄,倒像是九宫格和阴阳八卦的结合物。

呼。

萧晨吐出了一口浊气,往后挥了挥手,“大家都退后,这东西危险。”

“怎么?”

楼临月很是不解,开口问道。

众人也是面面相觑,心说,不就是一把精心布置的锁吗?有什么好可怕的?萧晨却是苦笑,“这种五行阴阳锁,就算是道门的资深人士前来,也不一定破得开,因为它囊括的东西不仅仅是道门的,在前些年我见过一个能人,他的那把锁比这简单的多,不过他利用永磁体做成了一个

永动装置,配置上引火装置和炸药,在永动装置的推动下,到了合适的位置,炸弹就会引爆,我差点就死于这种精心布置之下,们说可不可怕?”

“嘶……”

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说道,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退,满脸后怕。

苏子墨却是不愿离开,担忧的道,“萧晨,会不会有危险?”

“危险肯定是有的,不过嘛,对我来说应该问题不大。”

萧晨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把她往后推了推。

“那小心一点,”苏子墨捂着胸口,一副担忧的模样,走回了楼临月身边。

萧晨这才开始拨弄五行阴阳锁。

五行相生相克,阴阳变幻莫测,奇门遁甲虚无缥缈,神乎其神。

小小的一把锁,将华夏老祖先的智慧精华表现的淋漓尽致,而且还与时空交替的磁场相呼应,这才是最难的。

萧晨转过头来,伸手道,“有没有精准的罗盘?”

“这个……”

众人都是摇头,毕竟罗盘是道门的产物,问一个佛门弟子要罗盘,无益于对牛弹琴。

忽然,一位小和尚开口道,“我有,我看着挺有意思,就买了一个玩玩。”

妙智老和尚没好气的笑,“还不快去拿,若是主持有了什么好歹?为师拿试问。”

“是。”那小和尚立刻面色一变,屁颠屁颠的跑远了。

很快的,他再次回来,将一个简陋的罗盘交到了妙智和尚的手中。

妙智和尚小跑几步,递给了萧晨,只是有些不解,“萧盟主,这个五行阴阳锁,还和风水有关系?”“理解错了,所谓的风水,其实就是磁场,磁场的强弱、方位,对很多东西都有影响,而这个五行阴阳锁,参杂着奇门遁甲的排局布盘,不仅和磁场有关,而且还要按照年份、节令、时辰,做出适当的组

合。”

萧晨说的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这……”

妙智和尚直接惊呆了,听的云里雾里,表示理解不了。

萧晨却是懒得理他,继续开始琢磨。

其实说白了,刚才的那句话,若是道门中人在这里,就很容易理解。

五行阴阳锁就是将八门、九星、九神定在洛书九宫上随意组合,有着阳遁九局和阴遁九局,总共是18局。

可想而知,破解起来会是何其困难?

纵观当今世界,能够复制这种局的,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

能破解呢,也不会超过两手之数。

而萧晨倒是和诗仙儿精心学过这种东西,所以只要给他时间,他还真的能破解出来。

不过,这件事情容不得半分马虎和一丝一毫的错误,毕竟里面关的是铁佛寺主持,一切都需小心谨慎。

如果布下这个局的人心怀叵测,在后面安放了炸药,或者是某种机械机关,自己错误一点就可能引起不可收拾的后果。

萧晨平气凝神,先用罗盘确定了磁场方位,然后精心的看着那个五行阴阳锁。

只见他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后方的众人也都是大气也不敢喘,惊心动魄的看着,窃窃私语。

“师傅,这家伙谁呀?能不能行?我们这么多人集思广益,都搞不定,这年轻人还没我大呢,能解开才怪了。”

“闭嘴,萧萌主岂是能揣测的?盛名之下无虚士,一定可以解开这个奇门遁甲的五行阴阳锁。”

“这话听着都费劲,更别说破了,我看这个萧盟主够呛。”

楼临月皱了皱眉头,往周围压了压手。

众人就是一静,不敢再说话了。众目睽睽之下,只见萧晨琢磨一会,就在五行阴阳锁上用手指拨一拨位置,想一会再拨动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