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本榴莲视频下载

某著名侦探曾经说过:只要进入犯罪现场,人与环境之间,必然就会产生物质交换。

同理,长期待在某个地方,必然就会与其中人或者事物产生联系。

好吧,这似乎是段废话。

不过也能基本解释张翟和老刘认识的过程。

他天天泡在图书馆,老刘也时不时来图书馆查找资料,见得多了,自然产生交集。

对于老刘,张翟所知的是,老刘是北大物理系的一位教授,研究方向似乎高能物理方向。

具体张翟也不是很清楚,这也仅仅是他从老刘时常翻看资料的名称中,猜测出来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刘对息投影技术也有涉猎并且有不少想法。

他和老刘探讨过,其中一些想法还和他所接受系统灌输的完整知识不谋而合。

可以说是对张翟现在的学习很有帮助,而老刘对张翟也没有吝啬指点,可以说是尽力给了张翟很多帮助。

比如今天这做了笔记的期刊,还比如说帮张翟请长假。

可以说,老刘完算得上是张翟半个老师。

女孩旅途的盛放唯美写真

时间点点滴滴过去,张翟仍然在不断积累着关于息影像的前沿知识或者了解其中技术难度的关键问题,对照着脑海中知识,进行理解吸收。

“叮,互动型息投影技术已掌握:90%”

“呼~爽!”听到这声提示音,张翟一阵舒爽,不管是疲惫的身体还是精神,都感觉很舒服。

“皇天不负苦心人啊!终于到百分之九十了,这百分之五,都折磨我一周了。”张翟回想着这周怎么过来的,简直都想哭出声。

熬夜,讨论,笔记,苦思冥想,反复推敲,强迫理解。

“不过,这破地方,我总算是不用再来了。”张翟拿着手里的书,差点想直接甩地上。

因为,接下来最后百分之十,已经不是光看书就能理解的事情,需要动手才能解决。

任何科技,技术,都需要真正实验验证或者说佐证,才能有意义。

因为,每次科学的进步,都是个严谨的过程,需要反复实验论证。如果光靠想就行,国家每年还花几百亿几千亿在科研项目上,不是脑袋有问题吗?

“呕!”看了看图书馆,张翟以为自己会对这呆了接近两个月的地方表示怀念,结果差点吐出来。

“算了,我还是快点走吧,再呆下去,我得吐出来!”

张翟动作很迅速,将书还了,逃也似的离开了图书馆。

图书馆工作人员看着张翟将书扔在前台,就像风一样跑了出去,差点没忍住叫保安。

……

“太阳啊!真美好,自由的空气啊!真香甜!”

暂时摆脱图书馆枯燥的学习,张翟看着这个校园,感觉格外顺眼,哪看哪好。

“看那大树在向我招手,看那花儿在对我微笑,哈哈哈”

张翟美滋滋的,浑然不在意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就像是匹脱缰野马,飞奔朝着寝室而去。

“媳妇儿,你看看,这个傻子似的家伙,跟个二愣子似的。”某胖子指着刚才正傻乐的张翟,哈哈大笑。

谁知道,他女朋友并没有给出他想要的回应。

“你看看人家,傻笑都那么帅!再看看你!身上的肥肉比猪还多,我怎么瞎了眼看的上你!哼!”

说完他媳妇转身就走。

“媳妇儿……媳妇儿!我错了,我错了!别走啊……媳妇儿,等等我,等等我……”

张翟自然不知道因为他造成的悲剧,知道了他怕会被笑死。

……

“砰!兄弟们,我回来了!”张翟兴奋的推开门,门砸在了墙上。

寝室一阵莫名安静,张翟感觉到有三道诡异的目光,朝着他盯了过来。

张翟诧异,咋了?

三人继续盯着他!

张翟,不敢动!

……

“老张,你咋了?病了?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杨豪打破沉默同时也道出了三人如此反应的原因。

与此同时,刘轶拿起手机,看了眼,“我手机时间错乱了?还是我没睡醒错乱了?其实现在已经晚上十点了?”

至于孙涛,愣了几秒后,竟然回头对着他电脑说道:“兄弟们,一眨眼就到了晚上十点,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结束了,说着顺手就关了直播。”

张翟:“……”

……

“没事儿,就是突然觉得看书没意思,还是回来睡觉有意思。”张翟满不在乎的说着,同时手上脚上动作也没停,直接将鞋子甩了,就要往床上爬。

“哦!这样啊!”刘轶,孙涛,杨豪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后又各做各的事去了。

在他们看来,张翟连续两个月泡在图书馆已经够奇葩的了,现在突然不去了,也很正常嘛。

“老铁们,欢迎回来你们涛哥的直播间,让我们继续直播。666扣起来啊。”孙涛动作贼快,不过弹幕也让他贼尴尬啊。

“刚说晚上十点?要不是太阳还在天上,我t信了。”

“泥煤哦。差点我以为我穿越了!”

“你们别冤枉主播行不行,我这本来就是晚上十点啊!我在纽约,主播你在哪?”

……

“哈哈哈……哈哈哈……”

张翟刚趴下,想要补补两个月的觉,睡他个天昏地暗再说,就听到这豪放的笑声。

张翟很无奈啊,“杨豪,小点声。”

“好…好…不好意思,老张。”杨豪收敛了。

张翟翻了个身,被窝真舒坦。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张翟一屁股坐了起来,顺手就将枕头砸了过去。

“哈哈……哈哈,张哥,不好意思啊,我真的是忍不住了啊。”

“校园论坛有个傻子视频,贼搞笑!”

“你看看他说得这话,看那大树在向我招手,看那花儿……”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

“咦,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呢?”

“我来看看!”听到这话,孙涛还有刘轶,都眼睛一亮,就要去看。

“看个毛线,你们少看些这种低俗的东西。好好的大学生,怎么一天天就关注些这种东西,看看你们,就不能学学我,多读书,多看报,少吃零食,多睡觉?”

张翟比他们还快,将手机抢了过来,痛心疾首地说道。

“哈哈哈……张哥,我给你说,真得贼搞笑。这个视频在校园论坛里爆火,这人真得是个人才啊!”杨豪笑得跟傻子似的,还想将手机抢回去。

张翟听着这话,将系统界面调出来,就看到知名度数值正呈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对此,张翟感觉牙疼。

“老张,快拿我们看看。”孙涛看见杨豪反应,贼好奇,心里跟猫爪似的,痒!

见这三人要动手,张翟急中生智!

“停!停!听我说,我决定了,我要直播,我要当主播,现在你们跟我一起出去,帮我买设备!走,手机我就暂时没收了,免得你们这些家伙看这些不健康的东西!”

“蛤?”果然,三人完被前半句吸引了注意力,一脸懵逼!

“直播!!!”

“主播!!!”

异口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