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最新地址

♂? ,,

急救室外,助理心急如焚,不是说好不求死的吗?怎么还是这么傻!她知道她这回不是演戏,她是真的绝望了,是真的不想活了,撞击的那一幕在脑海里回放着,助理好难过。

跟助理一起在门外等候的还有记者,她们有担心,更多是抓新闻。

很快,急救室门打开了,有医生拿着手术同意书走过来,“谁是家属?她怀孕了,孩子不一定能保住,我们要马上进行手术,需要家属签字。”

“怀孕?”助理不敢相信,脑袋都是懵的。

“是的,她怀孕了,需要签字我们才能手术。”医生语气急切,“是她家属吗?”

“我不是家属,我是她助理,这字我也可以签,先救大人吧!”助理接过手术同意书和钢笔,果断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将同意书归还后她双手合十朝医生鞠躬,“拜托了!”

“我们会尽力的。”医生转身进去,那扇门又成了紧闭的状态。

记者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大家倒抽一口气,别有意味地互看一眼,赶紧向助理打听,“林小姐怀孕了?孩子的父亲是谁啊?”

“我不知道。”助理没有撒谎,她双手合十闭目祈祷着,“难道在这种时候们不应该先期待她能够脱离危险吗?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吗?”

记者们像是被她这句话给打脸了,她们都沉默了,大家当然也担心,毕竟是这么严重的车祸。

不过孩子的父亲也应该是重磅新闻了,万一林小姐能抢救过来,孩子父亲这件事媒体不会放过吧?

圆脸草帽清纯美女烈日娇艳图片

医院里,抢救还在继续。

夜色渐深……

法拉利悄无声息地停在梁家别墅外,夜色如墨泼洒,星星璀璨,像极了一幅画卷。

诺琪没有着急下车,灯光氤氲的车厢里,她转眸去看他,“把手伸出来。”

南宫莫侧过身子照做了,只见她将手链递回他掌心,她说,“这个送给。”

“……”接过手链,南宫莫替她打开了车门。

诺琪下车的时候,他也跟下了车,并迅速绕过车身,他拉过她的手,握住她肩膀,深情地吻住了她……这个吻来得猝不及防,几秒后诺琪才伸手握住他的腰,承接着这个吻。

彼此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夜色静谧。

同样的夜晚,桃李村。

囤囤家的另一边,相反的方向,一处二层小楼灯光明亮。

年近50的夫妻俩还在忙碌着,为明天的餐饮生意做准备,这是一个小卖部,专卖饮料与盒饭。

一个蒙着脸的女孩躲在那棵粗壮的桃树下,她衣服脏兮兮的,穿得也很单薄。那双眸子对窗里的食物充满了渴望,她已经四天没有吃东西了,饿,巨饿,那种饿已经让她片刻难忍,都有那种强抢盒饭的冲动。

夫妻俩还在走廊里忙碌着,洗着盘子与餐具,配合得很默契,倒水、接水、一遍又一遍。

“可以了吧?”

“可以了可以了,总算弄干净了。”

中年男人端着盆出来倒水,倒完水转身的一刹那,无意间看到了那个打算闪躲的身影,他吓得往后一缩,“老婆!老婆快来!这里有个人!”

女孩紧张不安地抓紧了树干。

“说!是谁?!”男人手里拿着木盆,抖胆质问,“是不是偷窥很久了?!有什么目的?!”

女孩儿实在饿得不行了,她本来想上前几步跟他解释,但看到男人的老婆拿着扫把冲出来,她便靠紧了树干。

“谁?!给老娘出来!”女主人很生气地瞪着黑暗中的人儿,“快出来!!”

女孩手无寸铁,模样狼狈至极,她咽了咽口水,再次扫了眼窗口里的食物,为了那些食物,她缓缓迈开了步伐。

她的样子吓了夫妻俩一跳,脏兮兮看上去很可怜,眸子里闪过狼狈与害怕,她身体应该很虚弱,走路都有些摇晃,其实是没有吃饭体力不支所导致的。

善良的妻子赶紧扔了扫把,男人也赶紧放下了木盆,可别吓到人家小姑娘了。

女孩眼含泪水,她蒙着脸只露出两只眼睛,夫妻俩的举动令她很感动,她膝盖一弯跪了下来,然后朝人家磕了三个响头。

这又吓了夫妻俩一跳!

错愕地对视一眼,一同看向女孩,什么情况?

磕完头后,女孩自己站起身,她左手手掌摊开,右手食指写着些什么,然后无辜地看向夫妻俩,始终没有说话。

“是哑巴?”老公会意,“但会写字?”

女孩点头。

“去!赶紧去拿纸笔!”老公碰了碰老婆。

“好好好!”系着围裙的中年女人转身冲进了灯火通明的房间,迅速拿出了纸笔,她心想,是什么将一个花季少女折磨成这样的?

女孩接过纸笔后写下了这样的字——

我四天没有吃东西了,可不可以给我点吃的?我可以帮们做事情,求收留。

女主人和男主人对视一眼,然后女主人点头,“好,可以。的脸怎么了?”女主人问得很直接,“为什么要蒙起来呢?”

男主人碰了碰老婆,小声埋怨,“问得太冒昧了。”

女孩摇摇头表示没关系,然后又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字——受伤了。

给夫妻俩看了这三个字,她又补充道——毁容了。

“……”夫妻俩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但他们很善良,于是就决定收留她,先给她一些吃的。

“跟我进来吧,想吃什么?”女主人招待了她,“我们这儿虽然没什么山珍海味,但一些家常小炒还是有的,我家是开饭店的,相信也看到招牌了。”

她又在纸上写道:随便,我吃什么都行,谢谢们。

进了客厅,男主人对她说,“姑娘,先坐会儿,我给打盆水先洗洗手吧。”

她点头。

然后女主人去准备饭菜,男主人送来了一盆温水后离开。

女孩心里很感动,她蹲下来,解下围在脸上的纱巾,盆中清水倒映着她的面孔,丑陋得令人恐惧,厚厚的伤疤,颜色特别深,她眼里含着泪水,拧了个温水毛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脸上还没有损伤的肌肤,又擦了擦眼睛,然后洗了手。

她是劫后余生,状态一直不好。

其实像这样丑陋的伤痕,在她的胸前与后背还有很大一块,不过已经结痂了,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偶尔有不舒服的感觉,睡觉需要侧卧。

洗了手以后,她自己将水倒出去。

再次回到客厅的时候,男主人递给她一个小本子和一支钢笔,他对她说,“姑娘,有什么想说的就写下来,方便以后交流,我们这儿有空房间,先住下来吧,看也怪可怜的。”